「松掌!松掌!」裂掌叫著還在睡夢中的松掌
「嗯…?」松掌慢慢的爬起來
「準備出發了,要去攻打冰族啊!」裂掌看著他
「對耶!都忘記了,爪心去了嗎?」松掌問
「剛走,我們也要過去支援了!」裂掌回答道
「到底好了沒!快點出來了!」暴雲走進見習生窩對他們說
「好了!」松掌和裂掌同時回答
「好了就出來呀!走了!」暴雲離開邊說道
「是!」

----------------------------------------------------------

抵達了冰族營地
爪心正在和冰族副手亮爪打架
杉毛和石皮正聯手對抗莓雲和鴿心
虎掌正向殺死他的導師「枯足」攻擊
「第二部隊,聽我指令,暴雲,去協助杉毛和石皮,松掌、裂掌,攻擊對方的見習生窩!其他的留下!」
月星對著松族說
松掌和裂掌衝向見習生窩
裡面只有兩位見習生
分別是鷹掌和鴉掌
兩隻貓正熟睡
裂掌向前撲向鷹掌
鷹掌突然眼睛一開
朝裂掌的肚皮一咬
「你這老鼠屎!只會偷襲!」裂掌猙獰著
松掌上前去幫他
但從旁邊突然有隻貓撲向松掌
那正是鴉掌
爪子插入松掌的肚皮
「嗚呀!」松掌大聲一叫
從外頭進來了一隻冰族貓
風掌!
風掌撲向裂掌
裂掌從旁躲開
並順勢道將攻擊松掌的鴉掌踢開
松掌向鴉掌咆哮
一個箭步,松掌壓在鴉掌身上
往他臉上一抓
另外兩個見習生想幫助他的隊友
但裂掌從後突襲那兩隻貓
松掌和裂掌出去
松族幾乎勝利
但就在此時
沒來參加戰鬥的疾掌竟然跑向月星
「月星…不好了,營地遭到了夜族的攻擊…幾乎快要輸了!」
「什麼!趁我們不在營地時!松族撤退!」
但冰族沒等月星跑開
冰族族長泥星突襲月星
將月星的最後一條命給…
松族逃回營地
竟見到的不是夜族,而是石族
「臭小子!在我們的營地做什麼!」爪心向他們說
蕨紋走了出來
「等等爪心!是石族救了我們!他們的巡邏隊聽到打鬥聲,便過來協助我們!」
蕨紋看著爪心
「月星呢?我有事跟他講!」
蕨紋看著爪心
現場一片寂靜
「月星…死了。」爪心低下頭說

----------------------------------------------------------

石族已經離開
「今天晚上,我要去月亮石那,副族長,我打算任命給杉毛!杉毛,來一下」
爪心宣布道,並朝族長窩走過去


「今晚的大集會,杉毛、暴雲、石皮、棘尾、蕨紋、松掌、裂掌、虎掌可以去!」
爪星站在石頭上宣布
兩個禮拜前才成為族長的爪星
也多了幾隻見習生
羽掌、葉掌、褐掌、獅掌
豹心懷了第二胎
蕨紋也懷孕了

----------------------------------------------------------

到達了大集會的地點
蕨紋正在和石族的貓兒互舔毛髮
大集會開始了
「魔術星!現在你有什麼話說!為什麼偷襲我們的營地!?」爪星對他咆哮
「星族的旨意唉,我們看到你們的戰是在我們營地狩獵!」魔術星回嗆
「而且你們跟石族結盟嗎?不然他們怎麼會來營救你們?」魔術星再次說道
「我們的巡邏隊剛好經過,看到你們偷襲他們,我們便加入戰局營救他們!」
火紅色的毛髮看起來特別暗淡,焰星不滿的說
「那你是不是跟冰族的泥星結盟!」爪星轉向泥星,便等待魔術星的回答
但魔術星什麼話也沒說
「我們有新的戰士了,分別是鷹足和鴉毛。」泥星試著轉移話題
那兩個和松掌與裂掌戰鬥的見習生站起來
接受冰族的歡呼
「我們沒有新的戰士,但有新的小貓,分別是羽掌、葉掌、褐掌、獅掌。」
爪星不滿的配合著泥星
「泥星!我在營地內有發現你們的氣味!還有狩獵過的痕跡!你該怎麼解釋!」
焰星說道
「是嗎?別誣賴我們的戰士!他們才不會做這種事!」泥星朝著焰星說道
「算了!大集會就到此結束吧!」焰星說道

 

文章引用自:http://www.wretch.cc/blog/Pinestar/526903

亞洛塔☆未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什麼!你們讓一隻寵物貓當族長?」焰星大聲的朝夜族咆哮
「別這樣,焰星,他得到了九命,就代表星族承認了他!」冰族族長泥星說
夜族巫醫走上前,「這是星族的旨意,黑星在夢裡告訴我,指出魔術將會是最棒的族長!」金紋說
「夠了!大集會上是不准吵架的!你們都知道!」松族族長月星大聲說。

---------------------------------------------------------------------------------------------------------------------------

「啊!」從戰士窩傳來了紅心的叫聲
營地只剩下紅心、杉毛、暴雲三位戰士
杉毛和暴雲往戰士窩衝去
紅心倒在血泊之中,站在他旁邊的是冰族戰士,枯足
「松掌!」杉毛趕緊跑到見習生窩
「不好了,松掌,快去大集會找月…!」
松掌、裂掌正在和一隻橘色虎斑公貓戰鬥
虎掌、疾掌正在和一隻灰白色公貓戰鬥
裂掌跳開,將爪子插入那隻橘色虎斑公貓,橡尾
「松掌,裂掌,這位冰族戰士給我來對付,快去跟月星說營地招到冰族攻擊!」
裂掌和松掌就這樣往外衝出去了!

---------------------------------------------------------------------------------------------------------------------------

「月星!營地遭到冰族攻擊了!」裂掌衝上前向月星說道
月星狠狠的往泥星看了一眼
只見泥星
揚起笑容
「松族戰士!快跟我回去!大集會到這結束!」

---------------------------------------------------------------------------------------------------------------------------

大部分的冰族貓都已竄逃
只剩下正在跟暴雲戰鬥的枯足
裂掌上前幫助他的導師
狠狠的往枯足送了一拳
咬破他的肚皮
枯足趕緊往外逃跑
「紅心…死了。」暴雲落寞的低下頭說
「冰族為什麼要這麼做!」虎掌看著他的導師
死亡的導師。
「明天馬上開戰,大家先睡會兒,爪心,我要你帶著石皮、杉毛、棘尾、白足、虎掌,當前線攻擊部隊!」
「我帶著白臉、暴雲、松掌、裂掌當後援的第二攻擊部隊!」月星宣布道
松掌暗自竊喜,終於可以參加真正的戰鬥了!

 

文章引用自:http://www.wretch.cc/blog/Pinestar/526732

亞洛塔☆未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那隻母狼在荒野中,甦醒。「我想知道我在哪裡、是誰喚醒了我?」她小聲的低語,彷彿害怕打破黑夜中任何一個甜美的夢境,一隻陌生的公貓坐在她的身旁,「你是……?」堤心小心的問著那隻公貓,緊張的氣氛不斷蔓延著四周的空氣!

自從貓狼戰役開始後,無論貓族或狼族都生活的不是很好,甚至經常發生零碎的邊界襲擊戰。

 

『我是星族的使者,妳將為貓狼戰役畫下句點,堤心!』那隻陌生的公貓又說:「我曾是殲族的族長──泣星。我也知道妳救了殲族那一位已經失去八條命的族長!」

『我想結束這場戰爭,我該怎麼做?或者,我能怎麼做?』堤心驚恐的問,「如果你不在乎失去妳其中一隻眼睛的視力!」泣星以黯淡的神色望向堤心,又緩慢而清晰的說道:「為了感謝妳拯救殲族族長蝶星免於死亡,妳將成為新的領袖,擁有九條妳應得的生命、和星族賜予妳的力量!」泣星堅定地表示這位善良的狼將受到的獎勵,然而,堤心卻遲疑了一段時間……她望著星族貓泣星,隨即望向澄澈的水面,『我會變成像蝶星那樣的族長嗎?統領一整個部族那樣的族長!』她不確定的說道。

『沒錯!而妳也將成為一隻貓──不再是隻狼了。』泣星說著「我仍想知道,是什麼讓妳寬恕那些侵略妳故土的貓兒呢?」「因為……貓都不壞呀!」提心直截了當的說出自己心中的想法。

「既然如此,你願意成為一隻貓嗎?」『那會使你失去妳在狼族的一切!但你卻能夠統領殲族迎向輝煌的時代。』

 

「我願意…………!?」提心勇敢滴喊出自己內心的願望『我不想讓戰爭繼續下去,所以即使必須離開我也……』淚水在這隻狼的雙眼中打轉、泛著澄澈的淚光。

『妳真是隻特別的狼,星族將以妳為榮的!』泣星說完並叼起一枚藍色的堅果,「吃下它吧!別走向會使妳後悔的路。然後喝下星池的水吧!」

 

提心吃完那甜甜的堅果、喝下了星池的淨水之後,泣星對著天空吶喊:「願星族賜予她──堤心,九條生命和貓的軀體!」霎時,一道銀色的光芒壟罩著堤心,九隻貓出現在她的眼前,「那些貓都是星族的貓嗎?」堤心問道。

『祂們是貓世界的守護者,將賜予妳九命與聖名』泣星向九位貓至上敬意,並望向堤心。堤心在九位守護者的環繞下感到很溫暖,她緩緩的低著頭「從今天起,妳將成為一族之首、接替殲族不幸殉戰的領袖!堤心妳是否會讓殲族繁盛?」守護者當中最強壯的那隻虎斑貓問道。「我會努力的唷~」堤心小聲滴答道,接下來九隻貓中間那隻綠色眼睛的玳瑁貓又說:「只要妳相信星族,星族就會祝福妳唷!」「謝謝妳~」堤心輕喵了一聲,聲音散到整個天空。

『我是塔莉絲、他是沃夫!』那隻美麗的玳瑁貓指著中間那隻強壯的虎斑貓。

沃夫眨了眨那雙清澈的眼眸說道:『其實……我們曾經都是一隻狼唷!』此時他和塔莉絲對望一眼,心中充滿狼族的情懷,『堤星!妳已經獲得九條命了,但是……我還有些是要告訴妳。』塔莉絲伸出修長的尾巴溫柔滴圏住堤星和沃夫

「是什麼事呢?」堤星疑惑滴望著他們。

「妳會在妳原本生活的地方醒來,但妳只有十二小時的時間……」「妳一旦過了午夜十二點,妳會變成貓的樣子!!」塔莉絲望向遠方。

『還有一點要注意,雖然之後會有殲族貓將妳帶回營地,不過、』沃夫補充道『妳絕對不能讓任何貓知道妳曾是隻狼!』

『我知道了』堤星彷彿在這一刻決定的她自己的宿命!她感覺到自己的靈魂正逐漸離開這個星族聖地。

 

在狼之丘上,堤星奔向她的部族,在狼群中──尋找那熟悉的身影!

『妳回來了呀!堤心?我們還擔心妳被貓捉走了呢。』一隻棕色的狼友善的招呼著剛返回營地的堤星。「我很好!氫毛。不過妳有看到星若嗎?」堤星緊張滴問。

『至少再離開前我想見他一面……』堤星心想

「其實星若他……」氫毛不自然的別過頭、顯得十分憔悴「即將死亡了、可是醫狼正在搶救他呀!」熄列加入她們兩個的談話。堤星望著熄列驚恐滴說:「他怎麼了呢?是不是受傷了?」

「我也不知道,不過似乎是在這場戰役遭到襲擊、他是一個勇敢又中心的戰士呀!」熄列舔著身上的傷,神情黯然就如同在哀悼狼族即將失去一個優秀的戰士!

 

黃昏時分,狼之丘顯得格外淒涼。「我們一起去打獵好嗎?堤心!」氫毛說

於是堤星跟著她最好的朋友一起度過最後一個下午。『如果我以後我再也見不到妳……妳最記得我嗎?』『會呀!們是遠朋友唷!』

聽到氫毛的話,堤星趕到十分寬慰,並流下感動的淚。「咦!堤心妳哭了?」她沒有回答氫毛,只是走向醫狼窩後方的草原,去見她最喜歡的狼最後一次。

星若躺在空曠的原野上,堤星坐在他身旁。『再見了!星若。』堤星終究離開了狼之丘,而星若則在這平靜的地方,默默閉上雙眼,彷彿失去生命。

 

亞洛塔☆未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THE  STORY  ABOUT  A  MYSTERY  WOLF

 

這一天,夢妲在溫暖的陽光中醒來,輕快而順暢的呼吸早晨的空氣,帕洛伊市除了上午和黃昏以外,其餘時間皆是安靜無聲的地方,包含清晨和中午以及夜晚,夢妲喜歡在無人的時候在市區內漫步。 

夢妲想起今天是帶領新一代的天使狼遠行的日子,她要帶領的狼是塔莉絲,一隻善良的天使狼,夢妲記得上次送狼儀式時,塔莉絲曾經受到星族的祝福,於是主祭司決定將她分配到兩河流域進行傳承的旅途!

 

暗光黑色的身影穿梭在森林中,靈活的像一隻充滿能量的狼一般,但他絕對不是普通的狼,他能夠如同拋開重力般自由地飛翔──利爪與尖牙正是他引以為傲的武器、征服整座森林的憑藉。「我們是狼族中力量最強大的存在!」暗光嘶吼道,在他身旁七隻狼也附和著他,看著鹿群中四隻遭到攻擊而倒地的鹿,暗光生起火、準備烤肉。

 

這一個詭譎的夜晚,默狼靜靜地潛入教會地牢,準備營救遭到教會囚禁的狼族夥伴,他小心的隱藏狼的特質、偽裝成人類的外表。他深深的了解如果教會的人發現他狼族的身分,將會剝奪他的自由直到死亡降臨時!默狼在轉角遇到一位拿著長劍的士兵,「你是誰,我怎麼沒看過你呢?」那士兵警戒地望著默狼。

 

「我是默氏,是士官長的門徒,因為有事所以來這裡找他。」默狼小心翼翼的避開那位士兵的眼神,「那要小心一點,士官室在走道右轉的盡頭。」士兵微指那個方向,然後默然離去,默狼暗自鬆了一口氣。但是他的任務還沒有達成,暗光的摯友仍身陷囹圄! 

紀狐坐在樹梢上,沃夫在帳棚旁的火堆烤著剛才獵到的兔子,陣陣的馬堤聲從遠方傳來,紀狐不安的皺起眉頭,思索著遠方動靜與潛伏的危機,「我去看看那兒有什麼!你看著營火、別讓兔子烤焦了。」紀狐說完即跳下樹梢,奔往聲音的方向。

 

迅速的發現有兩個騎士奔馳在樹林中,紀狐發現隸屬教會的騎士巡查的範圍已經往森林逼近,穿越紀狐的西方時,其中一位騎士似乎也看見紀狐了,騎士露出微笑:「天使狼?」隨即停下那匹馬,走向紀狐。「沒錯,我是天使狼!」紀狐誠實地回答,隨即又補充道:「但我從來不傷害人類,我相信絕大多數的天使狼也是如此。」紀狐注意道那個騎士腰上配著一把銀白的槍械。

 

騎士友善地望著她:「我是夜魑,我也覺得天使狼並不壞;但是我仍然必須保護我的領土不遭受狼族侵襲。」紀狐堅定的說:「如果妳能讓我和我的同伙通過,我會感謝妳的!可以幫助我們嗎?

夜魑猶豫了一下,隨即拿出兩張弩河流域的通行證給紀狐,「這是教會所發送地通行證,對妳們或許有些幫助。」夜魑仰望天空,對這位天使狼感到興趣。「非常感謝妳!可是妳是怎麼認出我是天使狼的呢?」紀狐感激地望著夜魑,提出了她的疑惑。

「這很簡單,你外套的右袖口上有個星族的圖騰!」夜魑指著外套上有如一個硬幣般大小的圖騰「我想只有天使狼信仰星族,惡魔狼則不會。」紀狐歪著頭說:「妳能認出星族的圖騰!大多數的人都認不出來,妳有去過帕洛伊嗎?」。夜魑黯然說道:「我還沒有去過,去那裡是我的夢想,和兩河流域比起來,那裡就像天堂一樣的平靜呀!」

 

夜魑和紀狐道別後,騎著馬奔向剛才另一個騎士走過的方向。紀狐則走向帳篷的方向。

「剛才那是……」沃夫問。紀狐緩和地說:「教會似乎決定開墾森林的邊緣,所以派出不少騎士加強這兒的巡邏!」「所以我們的處境將會更加危險。不過我倒是拿到了弩河的通行證!」紀狐欣慰地望著沃夫,拿出兩張夜魑給她的通行證。

 

在加坎城內那場雨停了之後,八個戴著盔甲的禁衛軍逐戶訪查,晴矢開門後,其中一個禁衛軍問到:「你們有沒有看到一個配著鐮刀的行人經過這兒?我們目前找不到他。」

晴矢正要回答,但凡夜搶著說:「我看到他跑往那個方向了!」隨即指向內城的東方。禁衛軍點頭致意後,隨即往那個方向前進;在他們走後晴矢露出不解的表情,正因為那位鐮刀使者此時正在房間裡躲著,「謝謝你們幫我躲過禁衛軍!我是雷月。」那位鐮刀使者說,隨即跳出窗外、往城的西方跑走。凡夜望著這個皎潔的身影消失的迅速!

 

 

雷月走在加坎城時警戒地望著周圍,「很好!沒有禁衛軍和教會裡的人。」他心想,隨即跳上一艘貨船上,並小心地躲在貨艙中,不讓船員發現。貨船是駛向弩河南區的一條支流!正如雷月的計畫,接近狼族與教會的分界區。雷月決定去見分別已久的摯友,並先行離開兩河流域。航程是雷月的睡眠期,他進入休息的狀態直到那艘貨船靠岸!

 

雷月一出船艙就發現他在一個港口裡,港口中有許多搬貨的工人和船夫,甚至遠方還有幾個教士在傳教、而弩河禁衛軍正站在周圍戒備,彷彿隨時有襲擊似的不斷張望,「那可不是件好事!」雷月暗忖道,並壓低的帽緣,盡可能低調地離開他們的視線。吵雜且紛亂的環境使得他十分容易混進人群中,避開禁衛軍的檢查。 

 

銀狐站在弩各港的港口邊,從數個停靠的船中,發現一個背著鐮刀的使者。她疑惑地想:「難道那是雷月,狼人或是天魔?」她好奇的往那個方向走去,意外地看到兩個禁衛軍繞到雷月的另一邊,準備將他制伏!她不禁為雷月感到緊張,也逐漸往雷月的方向靠近,汗水從她背上滴下,彷彿凝結了整個時間。

「雷月!」霎時,禁衛軍抽出劍奔向雷月!雷月還來不及轉頭就有一個女孩拉著他閃開這一劍。「快跑,已經有人發現你了。」她緊張地說,隨即拉著雷月奔向城門口地方向,雷月於是跟著她在港口跑著,他回頭時看到仍有三個禁衛軍跟在後面。此時,只見那女孩抽出腰際地烏黑的長槍,俐落地轉身面對禁衛軍,周圍的人紛紛散開。這時雷月也拾起鐮刀準備作戰!

 情勢急轉而下,「雷月究竟能不能逃出這潛伏的危機呢?」銀狐忐忑不安地想著,但她知道雷月正迎向命運,接受他與身俱來的挑戰!

(END)

亞洛塔☆未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THE  STORY  ABOUT  A  MYSTERY  WOLF

 

一隻狼在月光下佇立著,脫離狼群後,來到兩河流域過著和靜的生活。透過天使的幫助下,那隻狼有機會成為一個真實的狼人,為了獲得狼人的軀體以及能力。他從此踏上尋找天使的旅程!

 

在美索不達米亞平原,一個棕髮少年披著黑色披風,望著草原彼端的黑煙緩緩蔓延,火焰不斷從西方逼近他,但是他卻無法離開那耀眼的火光中,眼見火焰即將灼傷自己,他發現自己飄了起來,浮向空中、越飛越高!

 

「我在飛?」沃夫不經意的問了這個問題,剎那間──他發現有個男孩抱著他,那位男孩有著黑色的眼睛和灰色的頭髮,側臉看起來十分堅實,表情沒有一絲恐懼。「我覺得你剛才應該遠離火焰,否則可能很危險!」他說道,他回頭望了沃夫一下,逐漸下降在底格里斯河的中央。

「我沒辦法移動。」沃夫無奈地說,「我是默狼!我想我們以後會再見到的。」他微笑的說著,放手使沃夫向下掉落。

「不!這裡好高呀~~~~」沃夫放聲大叫,感覺像是重力麻痺的下墜──直到落到水面,水面張力緩和了下墜的加速度;但下沉在水中的沃夫無住的拍打雙手,希望能浮出水面,獲得空氣。

當沃夫抱住河邊的一根木頭後,划向岸邊,用盡最後一絲力氣脫險。

 

河岸邊,有著一個棕色的帳棚,沃夫看到隱約有燈光從那裡面露出來。沃夫好奇地走近帳棚,並小聲的說:「有沒有人在?」當沃夫進入帳棚時,看到一個灰髮女孩正坐著看書,書是用狼文所寫成的。「你是誰?」她疑惑的轉身望著沃夫。

 

「我是沃夫,我忘記我的過去、但我知道我現在是狼人……」沃夫發現這個女孩散發出特殊的氣味,而且這種氣味並不屬於人類、而是接近狼的香味。他疑惑的搖搖頭,凝視著她。

 

天使狼的存在,是為了幫助需要幫助的狼人而生。紀狐想起了過去星族的指示:『未來將有一位化身狼人的狼出現,他需要妳的指引!』紀狐心想:「莫非眼前這個人就是我所要等的化身狼人?」

 

「我是紀狐,我是天使狼。我等你很久了……」那位女孩說道

「天使狼是什麼?為什麼妳也有狼人的氣味呢?」沃夫小心翼翼的問著

 

紀狐嘆了一口氣,轉身拿起一只袋子,裡面放著一封信,沃夫注意到信封本身也是用狼文所寫的。

但,為什麼我看的懂?沃夫訝異的翻著信,那是封署名給紀狐的信。

 

帕洛伊市,這是天使狼的城市,也是紀狐的居住地。依循這裡的傳統,所有天使狼都必須在成年以前,找到一位狼人,並指引他信仰星族,以及幫助他回到狼族的世界裡生活。這不僅是一種榮耀,也是成為合格的天使狼所必須通過的基本考驗,這也正是紀狐離開帕洛伊的原因之一!

 

「你是否願意跟隨我,接受我──的指引?」紀狐凝視著沃夫,語氣中充滿真摯和期待。沃夫望著她那神秘的琥珀色眼睛,彷彿過了好久好久,「我願意!」沃夫緩緩的說,能夠找到狼族對沃夫真的非常重要,通過考驗也是紀狐所希望的。

 

「從明天開始,我會帶領你到其他地方展開行程!以及授予你星族的信仰。」紀狐望著沃夫,深深的感謝這位狼人願意跟隨自己,在將營火熄滅之後,紀狐和沃夫在帳棚裡緩緩地進入夢鄉。

 

第二天,沃夫發現紀狐不在帳棚中,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死寂。「紀狐去哪裡了呢?」沃夫心想既然沒有看到她,不如自己到四周走一走,看一看兩河流域的風景!

 

凡夜坐在船上,划著船流向河流下遊,今天她打算到加坎城看她的哥哥──晴矢。

自從浩人離開兩河流域之後,凡夜就經常自己去找晴矢聊天,她曾收到浩人的信,但來自於遠方的信件最遠只能到帕洛伊市,傳說中狼族的分支天使狼族的故土。

 

「浩人在哪裡呢?」凡夜猜測他的哥哥會在枋木市區附近,凡夜曾去過兩次枋木市的研究室裡,她依稀記得牆上有狼族演變和族氏名單,甚至周圍有模擬狼人的等比例模型呢!

 

當船進入加坎城,河道漸漸變地狹窄,在加坎城這個有八個分流經過的低地城市,被改建成為兩河流域中的水城;城中以水路交通為主,四十五個橋連接不同區域被河流分支所阻隔的那端,其餘則是以河道水道和溝渠為主。

 

凡夜喜歡加坎城內水鄉澤國的那種感覺,她發現幾乎每個河道前端都有架設一個船鎢,馬廄的數量遠遠不及船鎢的數量!

當到達晴矢的家後方的水道時,凡夜輕輕地從小船上跳下,進入平台的走道上,往左走,走進另一邊,她輕敲著那扇黑色的門,於是有位橘髮少年前來應門,他不是別人,而是凡夜的哥哥──南雲晴矢!

 

他們互相打過招呼後,晴矢友善地邀請凡夜進屋裡聊天。這一個下午,他們愉快地討論關於狼族的各種傳說,這不僅是凡夜兄妹倆的興趣、也是他們所涉及非常神秘的各種現象,「所謂潹空是指惡魔狼的信仰,他們藉由狼人的加入壯大自己的勢力。」晴矢一邊翻著書一邊說。凡夜發現他看的書裡的字,不是兩河流域所用的文字,好奇地問:「這是什麼文字呢?我都沒有看過耶!」

晴矢笑說:「這是狼文,它是天使狼所發明的一種紀錄狼族的文字喔!」

 

「那你為什麼看的懂?難道小晴是……?」凡夜狐疑地猜著,此時門外有敲門聲,晴矢上前去應門,隨即看到有個金髮藍眼的少年站在門外,它背後背著一把特殊的鐮刀。

「可以借我避一下雨嗎?」他問道。

晴矢看外面的雨很大,於是請了這位英俊的少年進入屋裡避雨。

那少年散發獨特的氣息,吸引著凡夜的注意……那是怎麼神秘的一個人呢?                                   

(END)

亞洛塔☆未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末葉心望著天空,靜靜的佇立在星之湖旁邊,湖水清澈得像一面鏡子,

淡淡的薄霧散佈於整個湖濱地帶,這裡非常安靜。

 

星之湖除了月圓時期鮮少有貓進入,是五大貓族的信仰核心地帶;族長可以在這裡領到屬於自己的九條命,以及特殊的能力,然而並非每位族長都有特殊能力!

  

除此之外,巫醫在月圓的時候皆會聚集在這兒;他們會一起向星族祈禱、

並與偉大的祖靈們交談。

  

末葉心今天之所以來到這兒,是因為殉滅星的指示,她十分清楚一切預言的重要性!顯然,這隻母貓今晚也勢必得在星之湖度過了。

 

當她進入夢境中,那又會是──另一個世界。也許你可以想到,在一隻貓生命的盡頭,迎接他們的究竟是什麼?我可以很確定那就是:星族的呼喚。當然,除了一些不具有部族特性的貓以外。

 

『妳終於來了,我已經……等妳好久了。末葉心!』這隻虎斑貓背對著末葉心,以沉重的聲音招呼她。「我是核族的巫醫──末葉心。」灰色的母貓走近了這隻虎斑貓一步,『妳知道我是誰嗎?』「我並不知道你是誰,但我確定你認識殉滅!」末葉心緩緩的答道。

 

『沒錯,確實是這樣。但是妳必須知道兩件事。』虎斑貓黯然的轉過身來,他試著讓核族的巫醫明白他的身分。

那是一張不完整的臉,傷痕在他臉上散開;『妳不必感到害怕,我曾是一個戰士。』

『我之所以會這樣,是殉滅造成的。』他憂傷地說著。

 

『我很遺憾,我不知道殉滅是一個這樣的貓!』末葉心心想:『為什麼殉滅不願來見這隻貓?是不是仍感到愧疚呢?』疑惑充滿末葉心,也讓她感到驚惶。

 

『我是綠徑,在一場貓狼戰役中失去我的面容;殉滅原本可以就我的……』虎斑貓意有所指的說。『但是這會讓他失去他的特殊能力,而我最後被狼群俘虜了。』

 

綠徑望著末葉心回憶著那時的情況,那場恐怖的貓狼戰役在他們面前重現!末葉心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已經看不見原本充滿傷痕的那張臉,取而代之的是一隻年輕且英俊的公貓!公貓的周圍圍著一群核族戰士和一些其他的獨行貓,剎那間,那熟悉的淡藍色身影映入末葉心的眼簾:那隻貓就是──殉滅星!

 

這位核族巫醫放眼望去,只見草原的另一端,岩石中有著許多黑色且模糊的身影

『那些是接下來與我們作戰的狼』綠徑的聲音在末葉心耳邊響起,但更令她擔憂的卻是遠方的嘶吼聲和爆裂聲;那群黑色以及棕色的身影乍然出現。此時,殉滅星高喊:『攻擊,核族不後退!勝利不遠離。』說時遲、那時快,只見為數中多的戰士貓群奔向敵狼的方向,彷彿有一場致命的戰爭即將開始!

 

這時四周的景象模糊,有狼失去了生命,但貓失去生命的,卻又是比狼來的多。

當末葉心發現旁邊的景色停止變化時,已有一群狼包圍綠徑;在她看見最後一個畫面時,她回到了星之湖『發生了什麼事呢?』末葉心漸漸從睡夢中甦醒,回到核族邊緣的草原上,她呼吸著這一分清新的空氣、她仰望著平靜的天空。

 

幽暗埋在森林深處,兩隻不知為什麼在這兒的貓悄悄地交談著;松鴉柳:『她發現什麼了呢?』『我想她並沒有認出其中一隻參戰的狼』堤星不確定地說:『不過她就是那天把亞洛塔帶進核族的貓,不是嗎?』。松鴉柳小心的答道:『當然!我會注意她的動向,不過核族似乎當時也損失的不少戰士……』突然,一隻黑色的天鵝飛過天際,不詳的徵兆!『我們應儘速離去,以免被核族戰士發現』說完,堤星轉身往殲族的方向移動。

 

『你是誰呢?我之前好像沒有看過你耶!』野掌和魂掌望著這隻陌生的小貓問道。那隻橙色的虎班小貓小聲地說:『我是亞洛塔~』『你好喔!亞洛塔。我是野掌,他是魂掌!』野掌用尾巴微指向魂掌所在的位子,亞洛塔聞到一種新的氣味,那是種和松鴉柳身上很不一樣的氣味。『可不可以帶我去看看核族的營地呢?』亞洛塔問他們;『好呀!一起走吧。』

 

走出育兒室的時候,一隻灰毛帶有黑條紋的母貓向他們問好,亞洛塔發現那隻貓的尾巴末端是黑色的,四肢末端卻是白色的,好奇地問魂掌。『她是我們的貓后──冰足!她很會照顧小貓喔!』魂掌輕聲的附和道,此時,他看見亞洛塔好奇的張望他不知道的那一部份。『我會帶著亞洛塔一起進入森林呢!』野掌一邊走一邊說著……。這一天,亞洛塔認識了很多核族的成員,在夢中,他知道他又進入另一個階段了。

亞洛塔☆未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三立量AS.jpg  

亞洛塔畫了一張貓類線稿~(三立量)

希望各位小天使能幫忙評一下獸設圖!

如果有很多人喜歡的話,我會開委託喔~OWO

亞洛塔☆未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在一個安靜的早晨亞洛塔醒了,黑夜的思緒無情的糾纏著、環繞著這隻小貓的心:是否,我應該加入核族?或者迎向……沒有可以選擇的死亡!

  

  『拜託不要下雨呀~』亞洛塔內心不斷的祈禱,希望生命能夠延續,如果他總是令人失望,但那又是誰的錯?亞洛塔看到遠方,一隻淡黃色公貓就坐在那兒。

  那隻淡黃色的公貓說「我是松鴉柳,亞洛星已被啟動,你若加入核族……

『亞洛星是什麼?』『核族和殉滅星有什麼關聯呢?』亞洛塔打斷他的話,他凝視著松鴉柳心想:「我是否能夠信任這隻貓呢……

「我可以確定你充滿疑惑,然而毀滅你的並不是雨;而是──你的無知!」松鴉柳嚴肅地搖頭「殉滅星擅長利用別貓的恐懼已達成自己的目的;這一向是他的特性。」「再來就是他的身分──核族族長!」松鴉柳咆嘯道、聲音如同冰一般的冷冽。

  『我必須離開了!我不能被堤星發現。亞洛塔!答應我別說出我見過你。』松鴉柳雙眼中散發真摯的光芒、語氣充滿祥和。「我可以相信你嗎?」亞洛塔遲疑了一下;那隻但黃色的貓給了他一個安心的神色,彷彿是在說──『你可以相信我!』

  「我並不指望他成功,但我希望他能信守承諾……縱使他只是一隻平凡的小貓」松鴉柳漫步在終極草原的西端,始終找不到他的皈依。

 

  夜深了!兩隻貓坐在終極草原上,彼此相視而望。

他們不是別貓,他們正是堤星與殉滅星──殲族與核族的族長;『想不到吧,殉滅?』

堤星正色道:『我已經啟動了亞洛星,你似乎得承認你的失敗!』

殉滅星不以為然的望著殲族族長:「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亞洛星確實是貓世界原力的來源;而我利用某種方式……」此刻,殉滅星倏然躍起──「妳究竟知道誰是亞洛星的宿主?」

「他是松鴉柳的手足。」堤星不疾不徐的答道、無視於風吹草動及暗夜中潛伏著危險!

『妳絕對會後悔的!』殉滅星轉身離去,留下堤星在終極草原上;堤星盯著殉滅星的背影直到他如此遙遠的身影,消失在地平線的另一端「我當初為什麼會讓松鴉柳加入殲族?」「我是不是錯了?」已經這麼多季了,堤星第二次為了貓世界感到擔憂。

  亞洛塔沒等松鴉柳的離去,疾速飛奔前往──核族!他只看到一望無際的大草原以及潺潺的溪水從中流過,水很清澈、亞洛塔靠著溪邊的一側喝的一些水;

刺灌叢周圍散落的野果也是他所沒有嘗過的,那味道如蜂蜜一樣的果實在他嘴裡翻滾著……。

  終極草原是核族與殲族以及夕族的交接地帶,草原中央的植被豐富;靠近溪流之處可見水草的分布,水中魚類除了是夕族與核族重要的食物來源,也是環境優劣的指標;甚至在枯葉季時,殲族也會來溪邊覓食!

  亞洛星是貓世界的三大行星之ㄧ,而貓族的九條生命甚至是能力的啟發其能源皆有半數來自於亞洛星,彗星的週期間接引響能量運作的方式;而主要的宿主則是亞洛星啟動後依附其精神的內定貓,沒人知道是誰。

 

  『怎麼有一隻小貓在這裡呢?』「可是沒有其他族的味道呀!他似乎是外來的貓。」末葉心輕舔這隻小貓,並望向匕耳「你可以先回去報告殉滅嗎?」

匕耳輕輕的頷首答道:『既然是星族的旨意,我又怎麼敢拒絕呢?』說完,匕耳調皮的跑向營地的方向!

 

    亞洛塔在溫暖的窩裡醒來,他忘記為什麼他會在這裡;但亞洛塔隱約想起了松鴉柳的約定。

「你終於醒來了!」那隻蒼老的母貓說,亞洛塔坐起來然後問:「妳是誰?這裡又是哪裡?」

『我是末葉心!核族的巫醫~』那隻母貓親切的回答

『這裡不是哪裡,這裡是核族;亞洛塔可以把這裡當成是你的新家喔~』蕁麻叢後頭匕耳友善的說著、並輕舔著亞洛塔凌亂的毛髮。

  『我?加入了核族……』笑容在亞洛塔的臉上綻放;而星族,也在遙遠的地方看著這隻小貓呢!

亞洛塔☆未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天使能讓世界更美好

你們是否也和我一樣,聆聽著他們的聲音?

亞洛塔在此立下結盟誓約

與颯兒和奇燕

締結天使同盟(邦聯)(?)

覆頌*1

天使能讓世界更美好

你們是否也和我一樣,聆聽著他們的聲音?

奇燕在此立下結盟誓約

與颯兒和亞洛塔

締結天使同盟(邦聯)

 

天使能讓世界更美好

你們是否也和我一樣,聆聽著他們的聲音?

颯兒在此立下結盟誓約

與奇燕和亞洛塔

締結天使同盟


亞洛塔☆未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這篇文章限定好友觀看
    若您是好友,登入後即可閱讀。
1 2